晴天,喚声,回転木馬の前

微かな音,耳をすます心の底へ...


テーマ:


晴天,喚声,回転木馬の前-te'

總是沉溺於文字、習慣從文字汲取生存要素的我
第一次發現原來純粹的音樂所能帶給我的感動如此龐大。


人生第一次的後搖live。


會在這種時刻決定去看te',其實原本連我自己都有點不解。(笑)
所謂"這種時刻",還在live禁止期、工作量龐大、每天都有待辦事項,並且,跟te'一點也不熟。

對,在今天之前我跟te'一點也不熟。平常聽的都是視覺團,太習慣畫面與聽覺的雙重震撼了。我一點也不懂後搖,POST-ROCK這個複合詞,對我來說就像某種抽象藝術層次的東西一樣遙不可及。我只聽過阿飛西雅和微量的甜梅號,MONO只聽過團名沒聽過歌,至於te',也不過就是上個月底才開始聽的。

我在電台的CD櫃角落挖出了te'的粉紅專輯,"それは,鳴り響く世界から現実的な音を「歌」おうとする思考。"專輯名字有夠冗長,十首曲名也不分軒輊的跨頁印刷。我只知道這是個日本後搖團,而且吉他手之前身體狀況不佳,其他一無所知。

好奇所以借回家聽。
然後決定看這場live。



我是時候該給自己一點解答了。是啊最近一直困擾著我的那個問題,我對那些搖滾樂團的愛到底是建立在什麼之上?
Plastic Tree為代表,當然一開始像隻弱小的昆蟲,被他們毛氈苔似的音樂給黏的死死的。高三聽不懂半點日文,一切都是開始於旋律,但是文字畢竟也是構成他們的極大成分。文學搖滾,註定要與文字密不可分的,這也就是我如此喜歡他們的原因。

但搖滾到底是什麼?文學到底是什麼?我在意的到底是什麼?


我想,te'給了我一些答案。



有人說後搖是用搖滾樂團的樂器去展現出非搖滾、超乎搖滾的概念。我不曉得這個定義有多精確,但是今天我看到的te',確實讓我看見了以往所看過的搖滾樂團的live上所不曾看見的東西。

和大娟大歲在公館巷弄裡的Common Place喝下午茶玩牌聊天,整個太悠閒了,我還是第一次在一家店裡直接靠著沙發扶手倒頭就睡。到the Wall已經七點零一分,我們在外面取票的時候裡面也剛好開始。一推開門,太驚人,找不到擠進去的路,誰說te'賣不好?後來站到PA台後面,正好是個可以一眼看清整個舞台的位置。

在今天之前我沒有特地去惡補他們的歌,因為我是打算用這場live來認識他們的。
世界上有數不清的方法可以認識一個樂團,透過歌詞、透過旋律、透過樂團成員、透過唱片行DM、透過MV。但我想透過一場live,最直接也最精確。


其實我並沒有一開始就進入狀況,就只是傻傻的站在那裡看著他們。
與我所熟悉的舞台配置完全不同,沒有主唱的位置,在這裡不需要人聲。四個人是近乎平行的,鼓手tachibana側對著我們,他打鼓的側臉太過帥氣,打到一個段落還會站起來跟台下互動再回去坐好繼續(笑)。masa彈貝斯的姿態其實駝背得有點病態,我不曉得後搖團的貝斯手是不是都喜歡屁股對著台下,因為大娟說甜梅號也是這樣。kono原來參與過九厘米子彈indie時期的錄音,我喜歡他微微舉起吉他低頭彈奏的樣子。hiro是太可愛的大男孩,他的笑容真的很燦爛,忽然很慶幸他身體沒事,能聽到他的演出真的很棒。

以上是實況描寫,以下是狂想。



我受到震撼。
太習慣用人聲和歌詞去評斷一首歌了,總覺得主唱的唱腔與歌詞就傳達得出一首歌所要表達的大部分,總是把吉他貝斯和鼓當成次要的。te'卻讓我驚覺音樂是可以在最純粹的演奏方式中塞滿歌詞承載不了的東西的。因為我在一首首完全不記得歌名的旋律中自然而然地微笑和落淚,透過雙吉他一把貝斯和鼓,我所看見的情緒起伏和變化竟然如此明顯。

印象很深刻,第一次聽阿飛西雅,看到他們的專輯裡印著一句話,沒有語言不代表沒有意見。我想te' 即使在後搖樂團裡也是個很特別的存在。他們的音樂裡沒有語言,卻用一句又一句落落長的歌名來替音樂下定義。我確信他們是有意見、也確實在表達著意見的。比起其他後搖團放任聽者去臆想旋律所隱藏的意義,te'是透過那些漫長的詞句默默將聽者導向他們所欲表達的大方向,但又不限制聽者選擇的理解途徑。


他們整齊的失序感讓我悸動。
我聽不懂太專業的部分,但是那種劇烈的融化、暴虐與平和並存,我最終只能不屬於後搖的文字去形容。
仔細思考會發覺內涵很深,在現場卻感動得很直接明白,這就是te'。

好久沒如此努力去思索單純音樂的意義了。我不曉得安可之前最後那首歌是什麼,也說不出落淚的理由,但是響徹整個空間的旋律,不知怎地我就是感覺到一點點哀愁,精彩到太適合順便用眼淚沖開最近煩惱的事情,所以理所當然流淚。


看得出來他們真的很enjoy在自己的音樂裡,四個表情認真到不行,真心大笑與大叫的男人。
真的要謝謝te'。



(正直飯看到這裡請關視窗)

-----




masa te' 崩壞實記(條列式)


1. masa很喜歡同一句話講三遍,他手上的小抄根本沒寫幾句話吧!!
2. masa:「我們灰來惹。」 「我們灰來惹。」 「我們灰來惹。」 (奶昔暴怒轉頭對大娟說我們知道了!)
3. 「明年見」,masa說的喔大家都聽到了白紙黑字。(哪裡)
4. 讚!!!
5. masa:「(日語)我們是V6!」(台下大笑)
6. (masa轉頭點名團員) 「1、2、3、4、....(發現團員不夠)(困擾兩秒)(隨便往台下指兩個人)5!6!我們是V6!(攤手)」 .................(台下扶額)
7. masa:「(日語)我是准一。..........(指hiro)他是井之原。」 .........(台下噴淚)
8. masa美聲詮釋日本國民歌曲世界唯一僅有的花。(那根本不是V6的歌你騙誰!!!!)
9. 讚!!!(你說過了)
10. hiro是野孩子喜歡爬高高好可愛!wwwwwwww
11. 大家都把kono當置物架好有團員愛!wwwwwww(哪裡)
12. tachibana帥翻了迷妹模式開啟!!!


結論:今天去看V6不如來看te' ,同時可以看到V6、SMAP和ARASHI有夠賺。(住口)






以上。

AD
いいね!した人  |  コメント(0)  |  リブログ(0)
最近の画像つき記事  もっと見る >>

テーマ:

四月一日愚人節,以往總是被整,今年很難得的在學校一整天都沒有被愚弄,正得意洋洋。回到家正準備打開筆電做報告,一連上Plastic Tree官網就被雷到。雖然已經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做心理準備,真正看到的時候心還是猛然揪了一下。
知道他現在正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想必也比以前快樂吧,真的,真的很替他高興。知道他沒有放棄音樂這條路我更是開心,就像大娟說的,我們還是有機會再見面啊!永遠都那麼努力那麼可愛的鼓手,並沒有真正從我們的領域中消失無蹤不是嗎。
所以很想成為在他身後默默守護他的群眾中的一人,不管他作出怎樣的人生抉擇都要支持他,並且一直一直一直一直替他加油。


雖然,看著打從我認識他們以來就總是分成四份的Profile忽然被挖去了一個大洞,少了那個附有網誌連結、七個片假名和一張小黑犬的照片的區塊,心裡有個小角落還是跟著黯淡掉了。

果然還是會寂寞。

今天是個允許讓任何人撒漫天大謊的日子,如果這一切都是謊言的話就好了。
今天是個允許讓任何人隱藏自我的日子,如果「不要難過」能夠像嘴上說說那麼容易就好了。

Happy April Fool,I cried for you again。





於是新造型彷彿又從淡然的色彩走回懾人的黑白了。


晴天,喚声,回転木馬の前



晴天,喚声,回転木馬の前


晴天,喚声,回転木馬の前




晴天,喚声,回転木馬の前









中山明居然想把自己搞成鬍鬚張。





以上。

AD
いいね!した人  |  コメント(0)  |  リブログ(0)

テーマ:
今天的BGM是《ネガとポジ》這張Album。

是的我十九歲了。聽說這會是很衰的一年,但是十八歲的我已經夠衰了,所以一點也不覺得害怕。
今年算是上了國中以來最平淡的一次生日吧,整天都在家裡哪裡也沒去,也幾乎沒跟任何人連絡。取而代之的是全家人終於久違地又聚在同一張桌子旁吃晚餐並且沒有爭執了,很開心。感覺從國小之後的生日都是在朋友的包圍下度過的,今年沒有人陪伴的我終於又回歸於家庭了。最近發生的很多事情都悶在心裡,我也不打算跟任何人說,有些事情是我打算自己去解決的。

十八歲,前半段在指考深淵中度過,諷刺的是它還比十八歲後半段的孤單快樂許多。糟糕透頂的十八歲讓我身心俱疲,我很高興它終於結束了,即使未來不一定會更好,還可能會更糟。
去年一整年我好像什麼都沒做又做了很多事情。畢竟還是考上了大學,即使不是一開始想要的。開始看穿生命中很多事情,並且學會處理情緒,高中畢業以前的那個愛哭鬼現在已經不復存在,至少不存在於眾人面前。還生平第一次看了Plastic Tree的LIVE、甚至參加了握手會,短短兩天的感動已經足以拯救我很長一段時間。
接下來就是Teen Age的最後一年,一字頭的結尾。我想認真做點什麼,至少不要平白讓這段歲月死去。

並不覺得自己的生日是什麼特殊的日子,百年前的今天還死了一堆人。但是感謝你們,以網誌、簡訊、MSN訊息和狀態的各種形式傳送祝福給我,讓我知道自己還不至於被人遺忘,你們的心意我確實地收到了。

另外由衷地感謝上天給我的兩樣禮物,因為今天是星期天,而且台北下著傾盆大雨。


もし君が僕を見つけ、病んだ草のように
ただビラビラ笑ったら、やだな。
それでも、もしも僕を好きになってくれるなら
両手を広げてとべるんだ。

(如果你看見我,像生了病的草一樣。
勉強的笑著的話,很討厭吧。
即使這樣,如果你依然願意喜歡上我,
我就能夠展開雙手飛翔。)




謝謝你們讓我飛翔。




以上。
いいね!した人  |  コメント(0)  |  リブログ(0)

テーマ:
現在泡在圖書館地下室,沒課不好好念國關趕作業卻在寫對人生的感觸XD
這會是個語無倫次並且想到什麼就講什麼的一篇。因為是過度眷戀的歌曲,所以言不及義。

永遠都記得高中三年期間,Tanya常常說她有多麼喜歡下雨天。
那個時候我純粹以下雨天很麻煩來思考,對於那樣的主張絲毫不能理解。

那真的是個無憂無慮的黃金時代,大約什麼令人厭煩、作噁、繁瑣的事情都尚未和我扯上關係,心裡或是腦海裡也乾淨得幾乎沒有灰色液體在流動;即使高一、二的成績奇差無比,也只能算是稍嫌雜亂的小事情,在高三以前根本未曾帶給我任何煩惱。

因為沒有哀傷過所以不能成詩。

當然現在我也沒有成詩的本領,只是事隔一年之後忽然想起這件事,才驚覺現在的自己有多麼的眷戀雨天。
那是一種情緒上的演化論,從活在陽光下的人種漸漸演化成喜愛雨水的人。今天蕙綺告訴我,五月天的阿信說過人生存的三種要素是陽光、水和冷氣。我不知道,或許能讓我好好生存的三要素其實只是音樂文字和雨水。也或許只是早餐午餐和晚餐。

陽光溫暖但雨水溫柔。每種人格都是由正片和負片堆疊成的,有需要陽光的時刻,也有需要雨水的時候。而他的聲音正好是我生命中的雨水,精確的在我趨近乾涸、宛如涸轍之魚的時候出現,以音符和文字的形式,濕漉冰冷卻溫柔地將我給層層包圍。

或許是在the Wall聽見了雨ニ唄エバ。在那之前我已經聽了這首歌很多次,確實是喜愛著,但是並沒有深刻的感覺。直到那天親眼見證了撐著黑傘的他在我眼前,光與光之間的他臻美而戀鬱,令人無法忘懷的黑色精靈。沒有親身參與過,真的無法感受一首歌原來能那麼令人動容。

他唱出的是一種,會讓你錯覺自己置身在時空以外的氛圍。
或許這是我十八餘年來最眷戀於雨天的時期,每天都希望能下雨,每天都想撐著傘走在冰冷的台北街頭,無數次重播那首雨ニ唄エバ。

或許Tanya正是那種天生能夠成詩的人,而我幸運的遇上了他們,即使遲鈍不已也終於開始學著成詩。這些是在那天的舞台上、在光與光之間柔和而懾人地散發出純黑色氣息的他所教會我的。




在雨中歌唱
詞/有村竜太朗 曲/長谷川正

比平常更低的天空。變得有點寂寞。
我低垂著頭在行走。
雨水落了下來。形成圓型的痕跡。
殘留在灰色的道路上。
傘下的我微笑著。不想看見所以隱藏起來。

不要停歇地降臨灌注吧。
我「在雨中歌唱」
眼前的燦爛景色全部模糊成一片。


雨絲。淚色。
(是誰在哭泣呢?)
被淋濕的左側肩膀。
用手圈出一個框,往裡頭看去。
彷彿曾經看過的電影般的今天。
在傘下聽見的雨聲,一聲聲的溫柔。

不要停歇地降臨灌注吧。
我「在雨中歌唱」
眼前的燦爛景色全部模糊成一片。

不要停歇地降臨灌注吧。
我「在雨中歌唱」
眼前的燦爛景色全部模糊成一片。
殘存著雨點的圓形小花。
在道路上,滿滿地盛開並且擴散出去。

盛開並且擴散出去。
盛開並且擴散出去。





雨ニ唄エバ   
作詞:有村竜太朗 / 作曲:長谷川正

いつもより低い空。少し寂しくなる。
うつむいて僕は歩いてる。
雨粒が落ちてきた。丸い跡になる。
灰色の道に残ってく。
傘の中で僕は微笑む、見えないように隠れて。

絶え間なく降り注いで。
僕が「雨ニ唄エバ」
はしゃいでる目の前が全部ぼやけていく。

雨の糸。涙色。
(泣いているのは誰?)
濡れている左側の肩。
手で作るフレームに閉じ込めてみるよ、
むかし観た映画みたいな今日。
傘の中で聞いてる雨音、ひとつひとつが優しい。

絶え間なく降り注いで。
僕が「雨ニ唄エバ」
はしゃいでる目の前が全部ぼやけていく。

絶え間なく降り注いで。
僕が「雨ニ唄エバ」
はしゃいでる目の前が全部ぼやけていく。
雨粒が残していく丸い小さな花が、
道の上、いっぱいに咲いて広がっていく。

咲いて広がっていく。

咲いて広がっていくーーーー。







以上。
いいね!した人  |  コメント(0)  |  リブログ(0)

AD

ブログをはじめる

たくさんの芸能人・有名人が
書いているAmebaブログを
無料で簡単にはじめることができます。

公式トップブロガーへ応募

多くの方にご紹介したいブログを
執筆する方を「公式トップブロガー」
として認定しております。

芸能人・有名人ブログを開設

Amebaブログでは、芸能人・有名人ブログを
ご希望される著名人の方/事務所様を
随時募集し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