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行,沒有刻意的準備 | Dancing Jade
2011-08-16 11:03:04

出行,沒有刻意的準備

テーマ:ブログ
出行,沒有刻意的準備收拾行囊。夏,還是盛夏,就要離開鎮江,拖著沉重的行李箱,背著紅色的斜肩包擠上北上的列車。
每個人的故鄉情結總是很深很深的,還沒有離開江南,就開始懷念江南的水土,草肥水美的纖秀江南美在骨子裡。車窗外的樹揮舞著,碧綠、墨綠、青綠、淺綠撲面而來,盛夏的心就這樣被層層的綠泡軟了,眼睛也潤出了綠色。
一路的孤獨苦旅,一路的新奇向往跟隨著有節律的鐵軌聲伸向遠方。
人類本是群聚的流動的進階動物,除了迫不得已天天把自己捆在家裡的,大千世界裡沒有誰願意固守一方天空,南來北往的人們被站台上一輛輛列車的大嘴巴吞進去,再吐出來,變著戲法兒似的。他們不僅全部是為了生活而奔波,更多是如同春天的蝴蝶一樣,飛到東再飛到西,尋找屬於春天的快樂,尋找心靈的家園,撿拾若隱若現的遺忘。流動的旅程,也許就是生與死的離別。最近發生的溫州火車事情,讓所有在列車上的人們心悸的同時,一樣阻擋不了旅行者堅定的腳步。我們以無限可能的腳步遠離,又以有限的可能親近,當一雙腳決定跨出無邊的旅途時,誰能夠輕鬆地收回頭?
車票買的是上鋪,方寸之地的上鋪無法讓自己直起腰身,更別說看窗外的風景了,反來複去還是將自己折騰到下鋪來,只為了多看看窗外流動的風景。上午還在單位工作,來不及午休就頂著烈日上路了,此時困倦得快成爛泥,隨便躺下也能打呼嚕,讓自己努力地靜坐著,不要錯過這一路的綠海蒼茫。錯過此時就是彼時啊,守望車窗,守望旅途中的一盞心燈,燈火在迢迢征途上向我揮手旅遊 優惠
在經過徐州地界的時候,天快黑了,寸寸目光也不願離開窗外,黑暗就要把屬於我的大片綠色吞沒,久坐的身子有些麻木僵硬,心卻被這大片大片的玉米地迷住了。桃兒梨兒果兒們把果實掛在頭頂上,花生把小黃花藏在腋窩下,花生果如隱士般隱身在泥土裡,只有玉米與眾不同,它把果實掛在半身腰上,不卑不亢,成為夏天裡披上戰袍,挎上寶劍的將軍守護著村莊。南方的水稻田,此時的稻子還是秧苗,在水中很年輕啊,綠得很有個性。當年的我不就是站在這水田裡插秧,幼稚的身板在烈日下暴晒,雙腳插在被太陽晒得滾燙的水裡煮著,最害怕的是螞蝗鑽進肉裡拔都拔不出來,只能用手掌使勁拍打,逼那個軟軟的害人精就範。
一對夫婦架著一葉小船在水面打撈水草,打撈著悠然自得的生活,船的心事只有岸知道,唯有撐船的人懂得讓它駛向何方。綠樹倒映,船兒橫陳在河中央,我是從南方水鄉來,去北方膜拜的朝聖者,此刻正用眼睛翻山越嶺,走過一個又一個魂牽夢系的村莊,游過一座又一座陌生的城市。
旅途是一個簡單的孤獨,靈魂的逃離,眼睛被一個個隱藏的陌生和堅硬的鐵軌刺傷,卻是帶著熱烈的愛來的。
一路上看到無數條河流,這優雅的名字,朗讀它的時候聲音也是輕柔的。輩輩如斯的河流承載著我們,洗滌著我們,在七月的目光中流連,只有愛水的人才能讀懂作為一滴水的光明與理想。池塘裡的荷花、水葫蘆裝點著夏,水草是水中的舞蹈家,荷花開口講話了上門開鎖
天黑下來了,車窗外無數條看不見的河流躺在晶瑩的夢境裡,在無人之境自由自在向我游來,滑溜溜的。我是不會游泳的,它的嘴巴再深再寬,從來沒有害怕過,年年歲歲清脆的叮咚從不曾遠離過我。從我出生的村莊裡一直流進現下的城裡,無論在那裡望見它,都能望見自己的童年,從五歲到十歲到十八歲離開村莊,離開村子裡的小河,原來她和我一樣流動著,從來不曾老去。
當晨曦來臨時,我的雙腳已站在北方的土地上,車站還燈火通明,詩夢接站的牌子被邯鄲作協的老師朋友們高高舉著,看到這殷紅的大字,我的眼睛不由得濕潤了,他們一宿沒休息,許多天前就開始組織分工落實到位,把從全國各地12個省市的朋友們一個個接到,然後送到車站對面的信正賓館休息。
我帶著思考的鐮刀來到這裡,收割古都邯鄲趙文化青山綠水的篇章,這一天期待太久了。出行,沒有刻意的準備收拾行囊。北方的綠海已倒滿一大盆聖潔的水,為我們接風洗塵,我們在茫茫人海中似曾相識啊,無數次從文字中讀懂過彼此的靈魂與從容堅定的微笑,和對燦爛生活的熱愛,今日相見果真不同凡響。

jadeさんの読者になろう

ブログの更新情報が受け取れて、アクセスが簡単になります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Ameba人気のブログ

Amebaトピックス

    ブログをはじめる

    たくさんの芸能人・有名人が
    書いているAmebaブログを
    無料で簡単にはじめることができます。

    公式トップブロガーへ応募

    多くの方にご紹介したいブログを
    執筆する方を「公式トップブロガー」
    として認定しております。

    芸能人・有名人ブログを開設

    Amebaブログでは、芸能人・有名人ブログを
    ご希望される著名人の方/事務所様を
    随時募集し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