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迪格桑 ・ Garçons and Laisiutse ・ギャルソンとウィニフレッド | etonのブログ

etonのブログ

I WAS BORN TO GIVE AND SHARE!

堅迪格桑   Garçons and LAISIUTSE

二〇一三年三月的某日上午耳仔「轟」!一聲,突然有種下一秒唔知做乜好的茫然。我覺得係唔見咗一樣嘢,一樣好寶貴好寶貴嘅嘢。我成日唔見嘢,所以心存僥倖,仲覺得會揾得返。過咗冇耐,有人OFFICIALLY宣布我永遠都揾唔返呢樣嘢,真的要說再見了。


Comme des Garçons


15歲的我看到一個法文字,想知點讀, 鼓起了(當時)最大的勇氣去問一個雜誌總編輯(冇乜人知咩係互聯網的年代)...點解問佢,大概因為從文字看出佢又親切又孤高的形像,charming,同時覺得佢一定識。「襟迪格桑」是她教的。後來佢話佢15歲時都問過人同一條問題。


溫柔


她有盞古董水晶燈,精緻而有氣勢,10年前她在雜誌分享過幾次照片,念念不忘那自紫晶透射的幽雅。前年十一月佢搬屋,在blog公開拍賣,我心郁郁。
諗左幾日,截止一晚email給她,bidding price$1314, 一生一世,原來係整定 。
然後佢話我知我中咗,我又唔知點交收。
佢打嚟問:「你想搬上樓梯呀?(我屋企要爬幾層樓梯才有車立)」「我試下自己蒞你度攞」她溫柔的說:「Eton你咁瘦,一個人拎唔到,我諗你要搵多兩個friend幫你先得...」
後來佢叫佢搬運工人送上我家。那是我們最後的對話
我仍然堅信,我出果口價不是最高,係佢屬意賣俾我嘅。

HKU

Joe Ma對HKU的長腿文藝女青年的痴迷,早已化成「記得香蕉成熟時2」,那個跑馬拉松跑斷腳手捧號外的女子。HKU校園的一個傳奇。

到我入HKU。高中時幾乎覺得,唔係HKU不如唔好讀了。受邊個影響,明顯不過。入到去,天天在尋覓類黎堅惠女子。有個同學叫嘉嘉,也有爆牙,也穿MIU MIU鞋,也(話自己)識寫作,份人幾妙。後來發現層次相差太遠(高度也差)。在校園度同一班令人失望既精英過咗3年。或者人生就係咁,由一連串失望組成。
仲有一幕,放榜當日,佢知我入到,打電話嚟講恭喜...除咗感動同開心,19歲嘅我仲有咩講呢?今日你問我識到佢有咩感想,都係「感動同開心」,真心的。


18歲有晚佢覆我call,我講我的少年煩惱,內容不記得了,我廢噏一大輪,然後佢問我:「好,你覺得XXX係一個大問題,咁你有冇諗過YYY呢?」「冇呀」十吓十吓的18歲。
「咁你講咩啫?」deadair
果下我幾乎成個人跌咗落地。
回過神,怱怱收線。
之後她電郵同我講:頭先太直接了,唔好意思…
又有一次,在維園旁的Pumpernickel,講開我申請入宿舍-
「邊間hall?」她問
「緯倫堂」我答
「咁核突嘅個名
她就是這麼直接的一個人


低調


有次食飯,我問佢:你做電影美指果陣係咪同鄭秀文不和?
「連你都問呢啲?」
她在娛樂版曝光之低就是鐵證,你知道,跟她合作的每一個artist都是最top的

她就是斗零都不要給你有任何攀附的感覺,你對我有興趣,就係對我黎堅惠有興趣,其他抽水既話題唔好蒞煩我。

CAMP

食飯時,她講起一個舊下屬,「見工果時正常人一個,後來發現佢精神??...而家三十幾歲人仲同少爺占影埋呢啲相(擺出幾個精神失常的喪樣,癲婆樣)」
佢扮人,有種葛文輝式的妙趣,竟然去到那麼跨張。冇諗過吧,文章字字珠璣冇廢話既佢,可以CHOK個癲婆樣俾你睇。如果你有留意,佢久唔久就示愛:「我愛CAMP」,屢次介紹Susan Sontag 的Notes on Camp(於是我大學就借黎睇,又會明白。


日常

愛飲港式奶茶、落街食雲吞麵、去公共泳池游水...女皇個名係人地安俾佢,從來佢都唔擺架,唔作狀高高在上,卻又離人們很遠,與其一群minions來簇擁抬轎,佢寧願瀟灑獨行。

記得有次我在灣仔道上巴士,上車一眼看見坐在樓梯旁的位置,一身Veronique Branquinho加一條呔,成手紙袋的黎小姐。八達通還未普及,我上到巴士先發現冇散紙...狼狽,唯有上前問佢有冇散紙救急-好彩有。佢冇乜表情咁話「有」。

我一輩子都會記得那個晶光四射一臉冰冷的androgyny女子。去到果頭,我都會一眼認得佢,不過未必會問佢借散紙。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My-Winifred-Moments/873549556029731
Please visit the above facebook page which I created for Winifred!

About Winifred Lai

Winifred Lai (widely greeted as "lai siu tse", which means "Miss Lai") was a Hong Kong columnist best known as a fashionista since her  writings were mainly about pop culture, for instance, travel, music, gourmet cuisine, and  above all, fashion. She  appeared mainly in the mass media in Hong Kong and the Greater China Region. Since year 2000, the topics she's been writing about have transcended the area of pop culture and explored the more spiritual side of life.  Her move in exploring this new area has garnered her acclaims from new readers. 

ウィニフレッドさんはコラムニストとして、香港や中国、台湾地域のマスメディアを通じて大変活躍されている香港出身の作家です。/彼女のコラムの内容といえば、ファッション、旅行、音楽、グルメなど流行文化を中心にしたものとなりますが、2000年以来ではそれ以外にも、霊的な内容、例えば、瞑想、占いなどそのジャンルは幅広く、多岐に渡ります。


黎堅惠係活躍於香港及大中華地區大眾傳媒嘅專欄作家,作品題材多數以流行文化為中心、主要圍繞時裝、旅遊、音樂同飲食。不過2000年開始佢既作品題材更加擴濶左,更多着墨喺精神生活上既分享、靈修等等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