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出現了兩個引人注目的經濟現象: 一是地方政府債務沉重,比預期的還要沉重; 二是 p2p 礦井爆炸頻繁,經常失蹤和逃逸。令人擔憂的是,一些人將前者歸咎於地方政府的去杠 杆化,胡金則將後者歸咎於地方政府的去杠杆化。無稽之談,不值一駁。

在這其中,在澳洲置業成為無數人的夢想,不少人關心澳洲樓盤發展,期待能從中瞭解澳洲樓價走勢,兩者之間關係確實密不可分。

  這輪自2016年十月房地產調控,基本的一線城市的價格被壓,但三四線城市異軍突起,還是不小。有人說,這是錯誤的規定嗎?顯然,這是荒謬的指責。

  多年來(至少是2010年以來),一再呼籲、重申的觀點是,結構調整、產業轉型,發展方式轉變,都取決於房地產調控能否取得真正成效,如果我們的經濟,當然主要是指地方經濟,仍 然依賴於鋼筋水泥,依賴於房地產,轉型就不可能期望成功。

  中國經濟已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但是,如果地方財政收入,又四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直接或間接地來自於房地產,這是一種發展的低質量的後面。現在,在一些地方,主要的甚至 所有的希望仍然存在,以支付接近解決的地方債務,輸血嚴重丟失的僵屍公司,無法想象它能改變創新。

  當前,我國不僅面臨著深層次的國內經濟改革,而且面臨著前所未有的複雜的國際政治經濟環境。這個時候,有不少人焦慮了。但是,中心的決心是明確的,那就是繼續改革,擴大開 放。

相關文章:

房地產市場可能遠不穩定

房地產投資者投資的類型

悖論控制目標和市場反應

如何理解房地產健康發展的長效機制呢?

房地產市場下半年將何去何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