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のブログ

hiromiのために...





テーマ:
2015年1月9日

时隔近两月,我终于能彻底撇开万里生,专注于彼方了...虽然万里生因为各种原因(脖子受伤、工作繁忙)导致稽古时间比其他人都少,但其实彼方和万里生的沟通还是很到位的。我觉得伊田组的【私】【彼】定位是强势的【彼】和卑微的【私】这种方向,而且他们俩也都有很努力的往这个感觉上靠。

小西在2013年的场刊访谈里曾经说过:“这个作品里的【彼】是【私】回想中的一部分,只描写了和【私】在一起时的样子。那么,对【私】来说【彼】是什么样的,就这一点自己不是应该更深地挖掘一下吗。”我很赞同小西的这句话(虽然他14年就根本没演出来洸平眼里的【彼】),所以也觉得正因为有了万里生这个自卑的【私】才会有了彼方这个如此强硬的【彼】,他们的定位很准确。

彼方在歌曲的处理上有自己独特的习惯,他会拖长音,而且最后一个音是越唱越强,有震破之感。

“スポーツカー”的最后一句歌词“さぁ近くにおいで”,彼方把“で”音拖得非常长,而且越唱声音越响,一直唱到走进后台;【私】唱到“我们俩会被审问吧”的时候,彼方又在“僕らじゃない”的“い”音上拉长音,依然是渐强,后面的“お前だけだ”反而显得更轻了。

彼方用自己的理解把一些关键音的加重加长真的是效果非常好~某些地方有承前启后的效果某些地方又有一种内心反差。

剥离掉万里生各种“不思议”的对手戏,单纯来看彼方的【彼】,我发现他有太多的自我理解在里面,这些细节又是勇人和小西完全没有的,而对于彼方版的【彼】起到了增加角色丰满程度的作用。

彼方有很多自己独有的小细节我特别喜欢:【私】在“呕心沥血”的唱着“只有我最懂你”的时候,彼方会很专注的看着手中的火柴盒,然后慢慢放到鼻前,闻一下味道;【私】因为手指被割痛惨叫一声的时候,彼方会看着手中的小刀失神;电台里播报着今天的新闻的时候,彼方很镇定的整理一下衬衫领子,梳理一下头发,当电台里播到“今天在排水沟里发现了一具少年的尸体”的时候,彼方那梳理到一半的手突然定格,但很快,他又恢复了镇定。

彼方唱“おとなしくしろ”和“死にたくない”这两段的时候超赞!他把这两段的情感波动处理的相当生动鲜活。“おとなしくしろ”时彼方前期在与【私】打电话非常冷静,语速平稳但掷地有声不容反驳,可当唱到“おかげで脅迫状は意味ない”这里,因为是【彼】的一个内心活动,彼方就瞬间急躁了起来,可重新拿起电话后又立刻故作镇定地继续给【私】下指示。可当最后挂断了电话,彼方的焦躁感就完全不能控制地爆发了出来,翻报纸的手抖得非常厉害,把【彼】内心相当恐惧的心境体现了出来。

“死にたくない”也和勇人小西有很大的区别。彼方在说完“喂,你还醒着么”之后,当朴桑的钢琴声响起,他比别人多停顿了两个小节再多加了两秒的留白时间才开始唱第一句“怖いんだ”!我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这两秒的留白!栗山先生曾经说过:什么都不用做,让观众自行想象。我觉得彼方这两秒钟的空白正是这句话的体现。【彼】接下来会是恼火?哭泣?还是控诉?忏悔?不同的演员呈现出不同的浓度正是这部作品的魅力所在。

“这个【彼】的眼里没有【私】。”这是彼方通过这些细节传达给观众的讯息。他不听【私】说话,他只专注在自己的世界里。他爱“火焰”爱“匕首”爱犯罪时的快感远胜于【私】,【私】只不过是他一个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工具。

彼方在14年的EVENT上就说过,他之前看过“スリルミー”,而且因为洸平要演的关系,还私下和洸平对过戏,所以彼方对这部作品并不陌生。完整的接触到却是第一次,对于“スリルミー”舞台来说是个彻底的新人。但是彼方又完全不像一个新人样儿!他能很快的抓住重点,在细节上那些自己独特的处理方式又让这个角色更有逻辑性和说服力!栗山先生很执着的某些不能改的地方他都做到了,而他同时又体现出了仅仅一个眼神,一个形体动作的变化都能让演出的含义变得不同的这部舞台的精华。

求彼方能常驻“スリルミー”舞台!更求他能和柿洸搭戏!
AD
いいね!した人  |  コメント(0)  |  リブログ(0)

テーマ:
2015年1月8日

我非常喜欢今年洸平对【僕はわかってる】这首歌的处理。【僕はわかってる】原本的确是【私】只要表达出一种“其实全世界都不懂你,只有我最理解你”的意境就可以了,但却是整部剧回到19岁时候的【私】的第一首歌,对于【私】到底是腹黑还是洗白起着很大的作用。如何在这首歌上更丰富的体现出来这句话的意味,就全凭每个【私】对这首歌的理解有多深了。洸平把这首歌唱得起伏非常多,他几乎每句唱词都有着重点,比如洸平在唱“空っぽなやつら共と 君は仲良くしてるけど”时,加重了“空っぽ”和“してるけど”这两句,你会觉得洸平的【私】对于【彼】那些所谓的朋友是多么的嗤之以鼻;唱"わかってるわざと消えたんだろう"时,洸平当中轻微地笑了一下,虽然只有一秒不到的时间,但是这一声轻笑立刻就加重了【私】对【彼】的执念,然后紧接着唱到“一番大切な僕の下へ”时洸平着重强调了“一番大切な”的重要性。所以听完洸平唱这首歌,就明白今年洸平的【私】与【彼】是站在了一个平等的立场上了。

尾上的【僕はわかってる】唱的与洸平略像,虽然没有洸平这么大的感情起伏,但是感情的分配上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尾上知道自己的声音特质,就算是再激动也不会变成洸平那样,于是他剑走偏锋,往软糯的方向唱,起伏不明显,可是他在唱到“だからねわかってよ 君が必要だ”突然有一个比较明显的转折,语气越来越强,那种不容置疑的存在感就慢慢体现出来了。尾上是个聪明人,他有在模仿洸平,毕竟他的相方勇人同学是和洸平“相爱相杀”了三年的(笑),自然给予尾上对于【私】的意见也或多或少带着洸平的痕迹吧,可是尾上又同时能根据自己的声音特质来做出一些改变,最后出来的效果就是尾上自己独有的【私】。

万里生只是很“安定”的会在每句歌词的开头加重语气,然后为了强调自己的存在会单独加重“僕”“君”这些第一第二人称,这种“稳定”的起伏感只会让这首歌唱得反而平淡,浮于表面...音准是稳定了,可是表现力却大打折扣了。

其实万里生的【私】是一个很自卑的【私】。【彼】说“不过对你来说,是痛苦又漫长的日子吧。”之后,【私】回答“是啊,没错。”这句时,万里生是说的最卑微的。洸平和尾上都用很响亮的语气还带点自嘲的口吻说这句话,万里生说的很轻,很胆小,生怕【彼】看穿了他内心的自卑。所以如果万里生能按照这个设定演下去,也是一个很有自己个性的【私】但是,演技的平淡和浮于表面最终使这个自卑的【私】被表现的七零八落...
AD
いいね!した人  |  コメント(0)  |  リブログ(0)

テーマ:
2014年11月12日 (星篇)

今天看到了朴桑和落合桑的四手连弹啊啊啊啊好听到飞起简直一本满足!!!@雅因跪求新纳万里生再演 你家魔王来了,于是全日版卡司只有良知没来了残念…好想他啊!新纳上来就把花送给了万里生,100朵红玫瑰噢(当然他是送给剧组的)不过你一本满足了

2014年11月16日 (星篇)

今年没有真爱组。小西一直想成为真爱可洸平冷到了骨子里;万里生曾经以为得到了真爱可彼方时不时露出的恶狠狠表情又让万里生很退缩;尾上更是像在唱独角戏一样勇人只是他制造出来的一个幻象。虽然栗山已经细致到了要求他们必须在哪个音节上迈步的地步,可不同人演出来就是不一样!

2014年11月18日 (星篇)

截止到今天为止,スリル·ミー我已经完成了三组各通两遍一共六场的任务,真心觉得这剧就是百看不厌的呀!各组与各组之间微妙的差别就是会产生巨大的完全不同的化学反应;同组之间每次的状态不同也能产生巨大的火花实在妙不可言。但无论怎么变,每组的基调都不会变。

柿尾组就算今天勇人差点一朝回到两年前真爱状可是尾上一直保持着的奇妙的距离感和最后99年是笑着唱完的状态让这个私彻底黑化跳进黄浦江也洗不清了;西洸组就算小西再如何爱满溢可是洸平的冷和嫌弃也注定了没有真爱;伊田组不管万里生最后再怎么哭成个泪人彼方的咬牙切齿也让人唏嘘。

威:勇人的情绪简直就是写在脸上的,情绪好不好看他剧简直一目了然 囧 谢谢尾上。

2014年11月20日 (星篇)

关于2014版スリル·ミー三组ペア的细节差别

截止到2014年11月18日,我已经把今年的スリル·ミー三组ペア各自通了两场了,现在是时候说说这三组的区别了。(虽然我会尽量站在客观的立场上但是对于舞台的理解100个人会有100种想法所以我仅代表一家之言,不喜请直接点右上角,勿喷)

【开场】朴桑弹的开场曲三组就是完全不同的节奏,我一直觉得朴桑有三本乐谱~接下来就是私从边门走到舞台中央,尾上和万里生都几乎是悄无声息的走过来,洸平的脚步声却听的非常清晰,一种沉重的压迫感直接袭来。

走到舞台中央后,三个私都会在转身面对观众前停顿几秒,这是栗山导演统一改的,总觉得私在面对第五次庭审时还是会有犹豫。

在表现34年后已经54岁的私的时候,洸平是声音最低沉的,跟之后的19岁时区分最大!

【隠された真実】洸平在说“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之前有一声叹息,无奈感立马就浮现出来了。三个私在唱这首歌的时候节奏完全不一样!尾上唱的最慢,前半段淡淡的叙事感,听不出太多感情,唱到“夢のような眩しく熱い記憶”突然情绪有一个小爆发,仿佛已经开始把审查委员会带入了私曾经的记忆中。可是在后面陈述中尾上在说“只不过是一场游戏罢了”这句台词时突然笑了,笑得很冷,瞬间就让这个私黑化了。

第一次看万里生唱的时候我会笑场,少年在SA行这个音上发音会略卷舌,有点出戏哈哈~万里生唱得很流畅,节奏也是最快的,在之后的陈述中也没有太多声音情感投入,反而表情倒是一直都很郁闷。

洸平在这首歌的处理上有两个亮点也是与之前的他和其他两个私不同的,一个是在唱“消せはしない”“重い罪を償い続けてきた”当中没有换气一气呵成而且加重语气,另一个是唱“今や誰のもの”之后的拖长音,其他两个私都是减弱处理,只有洸平把它唱成了渐强!

单从开场的第一首歌,由于三个私在对于歌词和曲调处理上的不同,把各自的个性就彰显出来了。

【34年前 公园】我不知道是不是个人习惯问题,万里生喜欢把怀表放在裤兜里,但是怀表的链子略短,他每次看表我都觉得有点吃力,其他俩都是放在西装口袋里的。

因为洸平是个左撇子,小笔记本放的方向跟人家不同,每次都是左手写字,略萌~

在表现彼是悄悄走到私背后故意吓私一跳的时候,三个彼也个不相同。彼方是正常的放轻步伐,尽量不出声;勇人简直就是高抬脚轻轻放动作幅度最大,跟跨大步一样;小西根本没有悄悄走好么,皮鞋声音还是很重,我想聋子也听的到吧,难为洸平还要假装没听见了~

在被彼的背后袭击吓了一跳的私,尾上的反应是最激烈的!被勇人吓得眼镜都掉了…好啦你们俩都这么“浮夸”够了哦哈哈~

洸平唱这首“僕はわかってる”时候声音跟去年三月大部分相同,可是感受却完全不同!这次的洸平很冷。去年说“待ってたよ”是笑着的,今年根本没笑!而且在其中某两句台词的处理上冷到冰点,比如说“その友達と?うて?もいいよ”时候就比去年轻描淡写了很多,还时不时在背对小西时候摆出一副“吃不消你”的嫌弃脸,我都怀疑这是那个为了彼能做一切的私吗?小西在这段的处理上倒是一如既往的高冷。

尾上虽然没有洸平这么冷可是好像刻意跟勇人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虽然不远但是有种若即若离之感~尾上很妙的就是明明体格比勇人大了一圈,可是他有时候会唱得很软糯,就在你以为他要贴近彼的时候他又突然往后退了一步。如果从客观的角度来分析的话尾上的私其实心里有杆秤,他在彼和正义之间一直在盘算着,又想接近彼又觉得会受到道德谴责。所以对于彼来说,尾上的私是最早黑化的。

勇人12号100回纪念场时候明显状态不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拍摄九条君落水戏码身心都受到影响的关系。18号的状态就简直絶好調!走上去吻尾上的时候还先邪魅地笑了笑喔唷我的心都化了!这分明就是去年三月的状态啊!

万里生的私我就不谈了,看到彼方就在笑!听到彼方说我有的是朋友时候那个心痛哦!唱歌时候整个身体都在抖激动死了啦~可是彼方那个眼睛一瞪,又能把人活活吓回去…

这里栗山导演统一改了个小细节:在彼满口袋的找火柴可是还没开口要的时候,私就已经从后面走上前递给了彼,和去年彼张口要了私才给不同。就有一种私觉得全世界只有我才懂你的感觉,有点增加私的黑化程度。不过就算大家都统一改了,尾上还是和其他俩私不同,他会把其中一根火柴事先塞在火柴盒边边夹好,勇人抽烟时候不用抽开盒子就能直接把火柴拿出来。就是这个细节会让人觉得尾上的私已经牢牢掌控住了彼,彼所有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预知范围内。尾上你已经麻麻黑了!

关于彼会对着私喷一口烟的设定,这次有个小插曲。万里生和尾上都感冒了,那个鼻涕根本止不住,彼方就超级暖心的17号场根本没有对着万里生喷烟圈,生怕呛着万里生!18号尾上也感冒好重,可勇人还是做了这个喷烟的动作,不过很轻,烟也没有熏到尾上。所以说两个人的芝居,互相配合的默契程度到底有多重要!彼方在之后的TALK里也有说到两个人会每天互相报告各自的身体状况,然后对每天的演出做出屑微调整。

接下来就是私彼的第一次キス。大家都是我有姿势我自豪~勇人因为体格比尾上小一圈,キス的时候是扶着尾上的后脖颈;小西和洸平是最萌身高差,小西直接按着洸平的后脑勺,而且彼在第一次的轻啄时小西时间最长,洸平则在每次准备要被彼亲之前都会下意识的舔一下嘴唇,キス完以后会再舔一下,萌死啦~(话说稽古的时候小西还抱怨洸平一直不让真亲,说要留到本番。我这种柿洸西皮饭听起来就会很爽心)彼方是直接捏着万里生的下巴哦!那个霸气侧漏哦!不愧是混血!点赞!

【やさしい炎】这首歌可以算是全剧第一个高潮。彼方唱得中规中矩,没有太多的自我添加在里面;勇人在18号场情绪特别饱满,看着火焰笑得好甜,而且对尾上叫的那句レイ也是带着微笑的声音;小西也把这首歌的节奏改变了不少,起伏变多了会觉得小西唱的特别温柔虽然他没笑但是依然觉得温柔出水~

我很在意就这样温柔的彼,洸平那句“触ってください”却说的那么冷,而且表情出乎意料的严肃,去年还是笑着的呢…作为柿洸饭我略高兴可是作为观剧者我又有点摸不到头脑了…是个谜,后面再看的时候想破解他。

三个私对于彼抱有的感情从动作上就能一目了然。当彼缓缓坐在私身后,搭住私的肩膀唱起歌时,洸平会把左手搭在小西的大腿上;尾上则开始完全不敢碰勇人,试探了一下后才小心翼翼地把左手轻轻放在了勇人左腿上;万里生不对来~明明彼方搂上来的时候他还一副受到惊吓的小动物的表情,可彼方一坐在他身后,万里生两只手直接就牢牢抱住了彼方的大腿哎呦那个亲密噢!哪个私对彼是真爱一目了然了。

【契約書】14号小西唱的时候从长凳上一起身,耳麦就被勾掉了,不愧是演过三回的经验者,他一边唱着走向洸平一边在捞后背的耳塞,站在洸平面前一直到把耳塞全部调整好了才把尼采的书扔给洸平,因为增加了多余的动作拖长了时间,朴桑的钢琴伴奏也多弹了两个小节重复音。洸平在演完后的TALK上直说我好爱今天的小西烫噢~今天真的是状况百出噢~受到表扬的小西各色就羞涩了呀~

打字机在15号之前的状态一直不好,老是会卡,然后就敲不动了,尾上对于这老古董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12号几乎就是糊弄过去的~洸平勇人和小西还是有经验的,他们知道拨哪个地方能调整,而且打多了他们就知道是 哪个键的问题,就不去碰它了。

要说打字最正规的就是万里生了。他坐姿笔挺,敲键盘也是十指都用,不象有的人只会二指禅一指禅的(没错洸平勇人说的就是你俩)。而且万里生就算是空打你都能清楚的看到他有很好地打出落款和空格,真是个真面目的少年~

勇人在处理“お前がいなぎゃだめなの”这句因为很重要会说两遍的台词的时候,前句和后句都用差不多的感觉说出来了不象彼方和小西,第二遍会放慢速度着重强调。所以勇人的这个彼在此时已经显露出了对私的烦躁感。在后续的处理上勇人也是再也没有对尾上笑过,而是把所有的“爱”都给了犯罪的快感上。

歃血为盟签字的时候,彼给私割完手让私签名,三个彼对于私的血有各自的癖好。勇人就特嫌弃尾上的血,划完后把小刀在自己裤子上擦干净了才划自己的手;小西是用手擦了下小刀;彼方完全不擦直接划自己的手…你到也是不嫌弃。

契约书最后的和声也是只有柿尾组私的声音压过了彼,尾上的掌控权再次体现。

【スリル·ミー】在私彼偷了包,彼在翻包里东西的时候,私会从背后伸手想触摸彼。只有尾上是第二次摸到了勇人的脸才被勇人打开,其他两个私两次都没碰到彼就被甩开了!

字母戏前私彼站在舞台的两头面对面脱衣服的时候万里生那个销魂的脱衣姿势噢~一边扭着小腰摇晃着小脑袋一边脱!我都要捂脸了喂!而且万里生在唱スリル?ミー的时候是最激动的,16号我都以为他要吼破音了ORZ可是就这么炙热的感情表达还是被彼方恶狠狠地拒绝了…

字母戏结束后三个私的反应也实在各有各的精彩~尾上一副老子终于吃了你的姿态;万里生更是边穿衣服边偷笑,导致17号他都忘记要先把背带裤的背带穿上了哈哈~两个小尾巴一直挂到开始唱跑车,私下场;洸平字母戏结束后反而更沉重了,心事重重的表情全挂在了脸上,一点没有享受后的快感。法庭陈述时洸平那句“我根本无从选择”也说得相当无奈,有种想逃根本逃不了的悲哀。听到小西说想谋杀时候洸平又摆出了嫌弃脸,不象其他两组是震惊的表情。

真正让我觉得小西对洸平充满了爱是从小西说“能真正发挥我们才能的,只有谋杀。一生之中你也想做些了不起的事吧!”这句台词开始的。小西先揪住洸平的衣领,然后顺势把洸平一把搂在了怀里,嘴唇都要亲上洸平的耳朵了才说出这句话,而且还是笑着的!其他两组彼都只是揪着衣领说话而已好么!

【計画】整体节奏都比原先快了好多,那种紧张的压迫感更加强烈了。

勇人在唱这段的时候整个人是处于亢奋状态的,狂气变态气场全开,好似计划已经顺利完成了一样。

相比之下彼方唱得要冷静很多,可是表情的狰狞又让万里生害怕。

小西就是冷冷的命令的口吻,洸平几次想反驳都被小西无情的拒绝了。可是小西又怕洸平不和自己合作,“レイ、你知道的吧,这该是 多让人兴奋的事!”这句小西说得异常温柔。

【戻れない道】说实话这次在私第一次唱起这歌的时候我都是在看彼。

彼方不怎么摆弄作案工具的,他只是例行公事的看看绳子榔头和盐酸瓶,所以当中会有很长时间彼方在对着榔头发呆…

小西很不科学的会去把盐酸瓶子开开盖,还闻一闻…要命啊你演的可是跳级的精英啊,这种科学常识怎么一点都没有的啊,这种强腐蚀性液体怎么可以闻的啊!

勇人小动作最多!他会为了检查绳子是不是够结实去拉一拉,一股不够再一折二拉,还不够劲,把它套在左腿上再用力拉扯一下。榔头拿出来还要拧拧头看牢固不牢固。盐酸瓶子拿出来还要晃一下看看分量够不够。最后把一块布拿出来铺在地上把榔头仔细包好再塞回包里。这个包榔头的动作另外俩都没做。勇人这里的细节很到位。

【スポーツカー】我个人觉得三个彼都唱得很好,虽然大家细节处理各不相同可是都唱出了层次感,那种表里不一的阴暗面都有很好的表现出来。

开始彼是玩儿着打火机走进来的,勇人在这里加了一段把打火机点着的细节,他自己说过他认知的彼就是对火很执着,所以看着打火机燃烧时候眼神很专注。

彼方在用钥匙逗孩子的时候加了一句“呜~~~”就像是在真的跟孩子玩儿开车游戏。(奶爸就是不一样)勇人在这里则改成了和孩子闹着玩抢钥匙的追逐戏码,也很可爱~

唱到这首歌最后一个音的时候彼方和勇人都拖长了。勇人的长音是越拖声音越小,最后消失在跑车边,而彼方的长音越拖越重,最后像要震破一样感觉彼在动手了。小西则没有拖长音,而是静静地牵着孩子走掉了。三个人各自的理解不同但是都能接受。彼方是承前启后的作用,为后面的杀人作铺垫,小西和勇人这是瞬间转换的作用,为后面杀了人制造一种反差效果。都很棒!

【超人たち】18号我正好坐在右边位,当私彼杀完人从舞台内侧跑出来,勇人跑到我面前铁柱子上靠着的时候我算是第一次这么清晰的看清楚他在这段的表演了。发狂一样的疯笑,喘着粗气,咬手指,吐舌头…要命你这么丰富多姿的表情变化我看得好爽快噢!

彼在兴奋地唱到这是个完美的夜晚的时候会在舞台前环抱住私,小西这里又是一脸魅惑的笑容紧紧搂住洸平还吻洸平的头发!!最后拉起瘫坐在地上的洸平,小西是笑着牵着手走向舞台深处的!这里让我再次确认了小西这个彼对洸平私的爱之深了。偏偏洸平这里又摆出痛苦的嫌弃脸,恨不得赶快挣脱小西的怀抱!哎…没爱啊就是没爱。

勇人这段和尾上的略喜感,因为勇人实在太小只啦,从后面要环住尾上真的挺吃力的,还要演出游刃有余之感,真难为勇人了。

彼方在16号场演这段时候再次暖到了我。万里生因为是直接从舞台的上台阶滚下来的,躺在地上又要被彼方拽起再摔在地上,他可能一口气没调整好呛到了,被彼方环抱的时候不停咳嗽,彼方一边唱歌词一边不露声色的拍着万里生的后背,直到万里生缓过来了,彼方才开始拍他肩膀。第二天我再看的时候果然这里的设定是只有拍肩膀。彼方这种临场应变能力和时刻能关注到相方的状况并且还不着痕迹的帮住相方实在是太暖心了!威说彼方是吓我第一暖男!一点都没错!怪不得在TALK的时候万里生会说彼方身上所有的一切对于自己来说都是魅力点。他肯定是无数次被彼方暖到了啦~

【僕の眼鏡 /おとなしくしろ】打电话这段彼方可圈可点。他没有像勇人那样到一半就开始焦躁了也没有像小西那样从头至尾的冷静,他表现出来的是一直在压制着内心的躁动故作冷静,等到最后翻报纸时候手已经不停地在抖了!这个细节我很喜欢!

再次唱起【戻れない道】,尾上吓了我一跳!他把这部分处理得几乎不成调了!那种被彼彻底抛弃深深的绝望感让他已经没有了退路。而且在之前那句“你等一下”的台词处理上,虽然已经改得要求每个私都要吼出来,可是尾上的用力程度更甚于其他两人,房顶再次要被震塌的感觉。他的私比洸平和万里生都感到更深的绝望。

【俺と組んて?】在彼被推进审讯室,铁门关上的那一刻,三个彼的反应又产生了微妙的不同。

勇人是连滚带爬滚进来的,关上铁门那一刻勇人绝望地用指甲在铁门上划出刺耳的声音。

小西就是一个踉跄走进来的,而且很快就站了起来,一副心乱发型也不能乱的架势~

彼方这是拍了好久身上的土,从屁股拍到大腿再拍上身,他是心乱衣服不能乱的典型代表~

彼求私再次帮帮他的时候有第二次的キス。小西被洸平推开的一瞬间眼里几乎含泪,绝望地看着洸平好像在说为啥你不爱我了!彼你爱私这么深真的好么?

在唱【死にたくない】的时候我真的分不出来谁更好,我觉得这三个彼在这首歌的节奏和起伏掌握上都很到位,而且也差不多在相同的地方情绪高涨起来。唯一的区别就是勇人在开始问私,你醒着吗?的时候已经全面崩溃了,他已经完全不能掌控尾上了,所以这句是用很轻的气声恳求般的说出来的。

【九十九年】尾上真是黑!彻底的黑!他都是笑着唱着99年的!一副你终于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感觉!尾上你跳进黄河也洗不白了。勇人在之后要被尾上逼得步步倒退的地方两场都摔倒了,他这个彼是真的好害怕尾上!

洸平有一种深深的解脱感。冷冷地说着那两只再也不会分开的笼中鸟,冷冷地唱着99年,是那种终于摆脱了束缚的安静感。

彼方即使到了最后还是在气势上占了上风,唱我认同你了简直恶狠狠到一回头就能把万里生吃了的地步。万里生就依然有种被吃得死死的感觉。虽然在唱99年时万里生有一句咬牙切齿地唱出来了可是下一秒又恢复了温柔的那个私,黑不起来了啦~

【スリル·ミー(フィナーレ)】被审查委员会问道你是怎么看彼的时候,洸平这里的停顿时间比尾上和万里生都长!仿佛又再重新回顾过去的种种,接着后面那句“我绝不会再犯了”说得也最激动!我个人是感觉他在真后悔跟彼在一起的时光。最后那句“待ってたよ”也有种释放感。

尾上是在被审讯时哭得最厉害的!在说“如果,这次假释能获得批准,我的人生从此以后也将会不同吧。”语速有略微加快,有种急吼啦吼想要出去的感觉。“待ってたよ”带着一丝胜利者的姿态。

万里生在看到34年前彼高中照片时,眼眶突然就湿润了!那个泪珠子就在眼眶里打转噢!“待ってたよ”说得简直肝肠寸断!

同一出剧,不同的役者演到最后给观众的感觉截然不同。柿尾组是狂气焦躁的彼被貌似若即若离的私牢牢地掌控着;伊田组是盛气凌人的彼被温柔可爱的私深深地爱着;西洸组是爱与控制的彼被渴望逃离的私嫌弃着。你们都和真爱组失之交臂。(所以我们这种认定了柿洸才是真爱组的西皮饭可以弱弱地说一句,哦耶,赢了…)

威:今年这三组通了后就慢慢在做再也看不到柿洸复婚的心理建设了…虽然现在特别特别想看真爱组…以后吓我再演也难讲这俩人会不会继续上了… 个人觉得小西其实走的是13年勇人的路线,想把私绑在自己身边那种…但他演得有点过了…以至于后来的翻脸搞得有点前后断层…反正我比较不吃他这套 囧

2014年11月22日 (星篇)

只是三天没看而已呀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大家都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彼方加入了很多小动作把这个彼瞬间血肉了很多,特别人性化!洸平整场都处在一种焦躁感中,他一直在烦躁为什么我说的话小西听不进去,为什么这人跟我不在一个频率上,所以最后的黑化反而是他在享受着小西的恐惧。

虽然马上要开始勇人场了不过我还是想说打电话的这段我是最喜欢彼方版和洸平版!两个人对于这段的节奏掌握得最棒!好期待看他俩一起演这段噢~

一天通三组不同的ペア真是爽透心肺!各组不同的表现也历历在目。同一首99年,万里生是流着泪唱的;洸平是咬牙切齿恶狠狠唱的;尾上是毛骨悚然微笑着唱的。万里生那个掉泪简直就是琼瑶女主式!豆大的泪珠从眼睛中间一颗颗掉下来噢,萌死啦~而且还动不动就哭,琼瑶阿姨你不考虑下他么哈哈

威:万里生死萌啊!史上最萌私有么有啊!每次被彼方虐到都靠万里生给萌回来啊~他真是能哭啊


忽然好想看勇人万里生组啊啊啊啊啊啊!!想看得不得了啊啊啊啊啊啊!!绝壁逗得不行啊!!想到的一瞬间就笑得我在地上打滚啊!!!

一个逗逼中二彼和一个死蠢卖萌私不得不说的日常…这剧要“毁”了哈哈哈哈~

这么些场看下来,现在想想,按照栗山先生今年的方针,幸亏你们拆了柿洸…否则姐姐今年真要被虐得肺都没了呕血呕死在银河…一腔感激之情好么。

星:栗山先生在很多细节上的改动就是把私往黑化里推,今天的洸平算是把导演意图贯彻到极致了。所以今年真的是看得各种爽根本没有要抹眼泪的感觉。

2014年11月23日 (星篇)

本想等洸平出待,可是就看到册老一晃过去,连个等他的人都没有…大厅门口等小西出待的排了四条长龙好么!我们俩就郁闷地站旁边观赏了好久小西这种一个个手握着,听你说完话收你送的礼物的出待…今天这爆满场子我说3/4都是来看小西的估计都说少了…这人的群众基础是厉害…

威:一看到门口那个四排的人哦……才明白过来西洸你们组这么火完全是托了小西的福……今天场子里那个啜泣声哦…99年最后小西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我左边的姑娘都快哭崩溃了…我心里默默对自己说千万摒着不能笑,否则太没人性了……囧

今年的两组的キャッチボール都接的不好。洸平和彼方演得实在太生动立体,两个相方演得太浮于表面公式化…虽然刚开始看还有一点新鲜感可是越到后面精进的人在突飞猛进,そのまま的人就显得力不从心开始脱节了…超想看彼方和洸平的对手戏,用私的一句台词来说就是どんな成長したのは見せてやるよ。

2014年11月24日 (星篇)

尾上的私在黑化转折点上的层次感比洸平差了不少,能明显感觉到尾上在说我的眼镜不见了时就彻底黑了,然后就一黑到底。洸平在之前和之后的表演里都有很多小情感的变动。这也是他这些年这么多回的演出经历后积攒下来的经验,他把之前没有完善的一点点填满,消化吸收栗山的指导,最终完成了丰满立体的私。

威:当洸平在23号的千秋终于把对彼的爱演出来时,终于感受到了他的“私”那54年人生的重量。我也才终于终于似乎理解了之前几场他那样去演的用意。他今年就一直在探求“私”除了对彼单方面的渴求之外的情感,然后终于在这一场找到了那个平衡点。

2014年11月25日 (星篇)

スリル·ミー2014年东京公演结束后的杂感

和威讨论后觉得スリル·ミー还是不发DVD的好。这剧的变化性太大,有些感受只有在看到的当下才能感觉到,下一场也许就不是那个感觉了。只有两个人的芝居,没有华丽的舞台布景没有其他役者的分散精力,观众才能更集中精神地专注于两个人的演技里也才能把各种小细节看清楚。

每场都有观众哭得稀里哗啦,这种我们太能理解了。对于首次看这剧的人来说故事的虐心程度已经足够催化泪腺,我们也是看了三年近二十场才可以偷得一点闲散精力来从别的角度观赏这剧,而役者们的每场细微变化也让这剧带给人无限延展性,那种可持续发展的可能性越来越强烈。

对于我们这种柿洸脑残粉来说看剧的主观意识非常强烈,会不由自主地就从勇人和洸平的视角来看待。

昨晚睡不着,又聊起这次一路看下来的感觉变化。发现柿洸两人其实是走了同一个路线。

初日开始勇人把彼塑造的很烦躁不安,中间突然一个大转变仿佛又回到一年半前那个对私有爱的彼,最后到千秋,勇人在这两个极端的彼之间找到了一个很棒的平衡点,那就是对于犯罪残忍度完全不自知只是享受着スリル的快感的残忍少年,而私对于他来说是个很能理解自己的好伙伴。

洸平初期的私很嫌弃彼,中段突然冷到骨子里而且黑化得非常厉害,可千秋场他也找到了一个相当完美的平衡点,那就是对彼有爱,一直想阻止他犯罪,看到执迷不悟的彼很心痛,想让他知道犯罪后的代价,可是没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最后还是没能拯救彼感到很后悔。那种递进的层次感非常舒服,这是一个相当有血有肉的私。

勇人和洸平不止是在稽古时在寻求变化,他们在不断的公演中也会一直在思考如何精进。但是很多役者会把完成形态直接就在稽古时就完成,公演无论多少场也就是そのまま的演下去。其实稽古的感觉和本番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万里生曾经说过这个剧观众也是剧的一部分,观众们会在开演前五分钟就鸦雀无声,把整个场子都带入到了那个氛围里,当中也没有一次拍手,全身心投入地观看。(万里生说得真好,就可惜纸上谈兵多了点)所以勇人和洸平会在本番公演中体会到的更多的情感,然后融入在下一次的表演里,这点我们非常欣赏!

彼方跟他俩也是同类人。初期的彼方只是单纯地恶狠狠,把彼那种残忍度演了出来,可是到当中他突然加入了很多对于私的感情,有种大爆发的节奏。千秋场,彼方把一个大人的残忍,对私的掌控都超棒地体现出来了。

彼方和勇人都表现出了彼的残忍,可是完全是不同的方向。勇人的彼是不知者无畏,他完全不懂犯罪会带来多大的伤痛,他甚至不知道那就是犯罪。彼方是即使知道但为了那份スリル也要尝试一下。对于私的掌控彼方也不同于勇人,他觉得私所顾虑的问题都会有办法解决,就是一副你不要乱想,有我罩着你你怕个毛!的感觉。我和威各自都有对彼方某些小细节处理上的喜爱,彼方也是靠每场不同的表现在慢慢丰满着他所理解的彼(有空会细说),到千秋的时候一个超级自我中心、高智商,可是内心却冷到极致的大人ぽい的彼彻底鲜活了起来。

我现在觉得我们的脸之所以会这么大都是不停自抽的结果…威两天前还在说幸亏拆了柿洸组,可当我们看到了接近完成形态的柿洸私彼后就开始脑补这两个人要是用这种状态再一起演会是怎样的效果!!(脸真是被抽得火辣辣地疼哦~)勇人说过如果今年柿洸再组的话也许就完成了栗山先生所希望的私彼形态了。现在我们直接脑补也觉得这种也许就是最终形态了吧。嘛,不过这剧就是有这种无限可能性,残缺也是一种美嘛~

尾上作为一个新人,虽然表现没有彼方这么出彩可也是可圈可点的。他有很多细节处理很有自己的想法。我最欣赏在跑车唱段前,尾上站在舞台内侧暗地里看着彼准备诱拐孩子这段,尾上有个特别细微的小动作,彼玩儿着打火机走上来,尾上看着彼,当彼点燃打火机失神地看着闪烁的火苗的时候,尾上会略显慌张地左右张望一下,发现没有人才继续看着彼。这是尾上独有的处理方式,其他两个私都从头到尾看着彼。尾上就这么一个小细节就立马区分了他自己的私和其他两个私的分别。

开始几场我对于尾上在处理“彼对私说你以后不要再跟我有瓜葛”的时候那句“你等一下!”吼得惊天动地有点理解不能,感觉和前面这么软糯的那个私有感情表现断层,不过看到最后尾上那笑著唱完99年后有点理解了,也许他之前的私都是在默默隐忍,这个地方是他的一个感情大爆发点,他把积累了这么久对彼的容忍和内心挣扎全部喷发了出来。至少我是觉得我可以理解了。

我和威在谈到关于万里生的时候都能笑得很欢畅。虽然他那些奇怪的感情爆发点以我们的智商真的无法理解,但是他就有一种奇妙地在舞台上的存在感,让你都无法忽略。每次当我们沉浸在彼方的演技里的时候万里生会突然做一个不知所谓的表情然后我俩就会同时在剧场里笑出声…某种意义上说这娃能在这么沉重的剧里时不时欢乐我们一下,我们也好开心的~万里生平时生活里一定非常好相处吧,还很阳光爱笑吧~ミュージカル界の又一枚小天使~

说实话我对小西的“成见”没有威这么深。毕竟这剧当初是因为他演了我们才会去看的,没有小西也就没有现在我们对柿洸的执着,他是初心。但也许是我太久没有看吓我了,而且之前看他的时候座位也不是很靠前,很多记忆已经模糊,也许是我没有看过NTN里小西演技的大爆发,所以对于这次一开始他所展示给我的彼还是有眼前一亮。就觉得啊原来相手的不同,你也可以把同一个角色演出这么不同的感觉啊~挺好的。可是就像我前面所说,有的役者会把他对角色塑造的最终形态在稽古里就完成了一样,小西每场几乎相同到我都觉得是在拷贝不走样的表演看到最后会产生审美疲劳感,以至于千秋场我可以完全不看他就也知道他在此时会是什么表情会做什么动作了。也许他可能还有更多的对角色的理解,可是作为役者你如果不能把你的理解通过你的肢体和语言表达出来,我们这些观众就更不能明白了。

这剧还有一个绝妙之处就是你坐的位置不同看剧的感受会完全不一样。由于役者的走位问题,即使坐在第一排中间也会有一些表情是看不到的。无论坐在哪个角落都会有视觉盲点可是也都会有只有这个位置才能看到的独一无二的视点。

我们也算是一階二階三階左中右最前排最后排左右SIDE甚至连立见都看过了的,才会每次看完都有特别不同的感受,很有意思。

不知道下次再演会是何时,也不知道还会是什么ペア,但唯一知道的是这个剧只有自己亲身体会才是最味道的。100个人的REPO也一定是100种不同的感受,所以自己当下体会到的和役者的共鸣才是最自我最舒畅的~

谢谢栗山带来了这么好的一出音乐剧,一出百看不厌的还非常适合开脑洞的剧。

威:看得我又历历在目…T____T 关于柿洸吧,我觉得洸平千秋那场一旦演出了对彼的爱后他的私就已经是一个无论相方是谁都得以成立的存在了。而勇人的彼觉得还是正因为对方是尾上才会是那个样子。就是勇人这种随机性就会特别想看要是他和今年的洸平搭,吓我这个舞台不知道会爆发出多大的破坏力…

AD
いいね!した人  |  コメント(0)  |  リブログ(0)

テーマ:
2014年11月16日 (星篇)

彼方同学可亚撒西了!今天万里生好像感冒了一直在流鼻涕,在诱拐完私说好害怕那段,私是会连滚带爬从台上滚到前台的然后彼会直接揪起私的衣领再把私摔在地上嘛,万里生今天好像一下呛住了,被彼环抱时候一直在咳嗽,彼方就一直拍他后背为了不露声色从背一直拍到肩膀装作演戏。

万里生可萌,他在很多地方投入感情的点都跟我想的不一样所以会有莫名的喜感。例如在彼写恐吓信时本来私一直处于杀人的恐惧中的可是当彼说如果我被绑架我爸会来救我吗时万里生感情就突然180度大转变,超温柔还笑着说不会见死不救的。这种跳跃性感情表达我笑场了。

唱温柔火焰时候我又笑场了!彼方在把手搭在万里生肩膀上的时候他就突然一惊!像受惊吓的小动物一样还瞬息万变,万里生的小表情特别多,字母戏结束时万里生一边戴领带一边居然在笑!!笑得那个甜哦!他对彼方是真爱~他只要是在说到彼的事上都好温柔,彼方很凶狠。

看过彼方万里生组才知道原来很多地方不是念白是唱词…另外两组真是误导消费者!万里生小动作也萌,打字时候坐得笔挺而且真把契约书落款都打出来,其他俩都是胡乱打;割完手指掏出的手绢都叠的很平整,洸平就掏了一坨出来…所以在教育背景上我觉得万里生是最接近私。

2014年11月17日 (威篇)

昨天发现朴桑的钢琴是跟着私走的。洸平组一上来对前奏的处理仿佛一朝回到13年…给万里生弹的时候明显一段结束时的几个音比较迟,有种接下来要讲故事了的感觉。

星:我就觉得朴桑应该是有三本乐谱,组别不同作的标记也不同。

2014年11月17日 (星篇)

彼方简直暖到我心都化了!今天万里生感冒依然,彼方在抽烟那里就根本不朝万里生吐烟圈了生怕呛着他!揪衣领也是轻轻的把万里生推到柱子那里在轻轻甩出去哎哟妈呀简直要温暖死了!越来越懂洸平为啥这么粘彼方了真的是暖男!万里生Talk时也说彼方的闪光点魅力就是全部!

彼方说作为役者就是要日日精进,昨天也来看的观众应该能感受到虽然用语言不太好表达。的确今天的彼方在很多处理上完全不同昨日了。今天的跑车就唱出了层次感该黑的地方黑了起来,在打电话之前昨天他只是整理了头发,今天还顺便整理了衬衫领子,把彼那种杀完人后故作镇定的感觉演出来了。

彼方虽然作为新人可是好喜欢他在各种细节上处理。第二次公园碰面彼问私没有警察跟踪你吧,彼方从舞台里一直走到万里生跟前都是东张西望,就连蹲下来跟私说话时也在张望,特别不信任私的感觉。打电话时彼方从头至尾声音都好镇定完全听不出动摇,可一翻报纸他就手不停抖内心恐惧全表现出来了。

一旦接受了万里生的设定就会觉得充满了萌点,太好玩儿了~今儿的万里生不知道是不是感冒加重了唱歌和表演特别用力!用力到字母戏结束后他忘记要先穿上背带了!哎哟两条背带就像俩小尾巴一样在屁股后面晃啊晃太喜感了!他还找准一切能擦鼻涕的机会,接住彼扔过来包后顺便在包上也蹭了把鼻涕。

今天的TALK真是太热闹了,彼方和万里生这俩互相吹捧到一个境界了,彼方说3、4年前跟万里生演W鲁道鲁夫就觉得这人唱歌很棒可身体好僵硬,万里生自嘲我真是个不器用的W卡司呢。现在的万里生身体可柔软了~各种意义上的[可怜](可惜要不是彼方演的太恶狠狠,这俩就是今年的真爱组了…)

要说互相的闪光点,彼方说万里生就是一副精英像~万里生说彼方的全部都是闪光点都是我没有的!这把彼方乐得大吼一生:本垒打!!!笑残我了!彼方说TALK就是用来提高自己的好感度的,今天看完大家多在推上给我宣传宣传哦!(你的好感度已经不用宣传人尽皆知了)

2014年11月22日 (星篇)

今天的彼方超!爱!万里生!!!爱到我差点以为你们已经要变成真爱组了!!!可是破功就破在囚车的时候万里生说看那两只囚鸟那段,彼方居然摆出了一副“这人是不是脑子被驴踢过了?神经不正常了吧!”的表情,哎吗害我当场笑成傻逼彼方真的是日日精进,他今天和17号场有好多小细节完善了特别舒服!

彼方今天的温柔之炎唱得超有感情!两段的感情起伏很明显。他今天看万里生的次数明显增多,感觉开始回应私感情。彼方今天也犯了个错,马甲扣子忘记解了!万里生看着彼方还等了他几秒,发现彼方是真忘记这个动作了就继续演下去了…上次么是万里生忘记穿背带这次又是彼方,你们真的是阿青阿黄。

2014年11月23日 (星篇)

万里生已经从真爱粉上升到了脑残粉了…他对彼的爱的脑残程度已经成了除了彼的事情其他脑子都转不过弯儿来的地步了…第一场看觉得万里生很多点很奇怪,第二场看觉得他奇怪的感情爆发点还挺萌的,直到看完千秋场觉得万里生的演技真心平啊…就很多芝居有断层,再加上上一场洸平的爆发又怎么好…嘛…哎…

今天伊田组千秋谢幕,彼方把汽油桶给抱出来还往台下浇!朴桑上来也抱过汽油桶学私~爆笑!我刚跟威说看彼方还拿啥上来,彼方就把契约用的小刀给拿出来了,挥舞两下还说“それで満足か?”台下笑成傻逼噢!万里生立马接了句“僕だけじゃないよね”!少年你现在脑子转得怎么这么快哈哈 。

伊田组的演技断层是彼方已经对万里生弃疗了。有种这个人反正我说什么他都理解不了智商不够唯一的优点就是乖。所以彼方的彼很自我中心,他在表现“计划”这段时候一直沉浸在自我世界里享受着自己所设计的一切完全不睬万里生。说白了就是万里生接不住彼方的投球于是彼方就用另一种方式来表现彼了。

2014年11月24日 (星篇)

昨天彼方在两次谢幕都把道具拿出来后,第三次万里生居然对朴桑说啊原来我丢的眼镜在你这里噢!还把朴桑眼镜拿下来戴在自己脸上!笑死人了!威说原来每个ミュージカル界のプリンス都是小天使噢!万里生肯定私下很好相处很阳光很讨人喜欢跟小浦一样!除了演技不一样…

いいね!した人  |  コメント(0)  |  リブログ(0)

テーマ:
2014年11月14日 (星篇)

又是一组全新的私彼!!!特别是洸平的私!!崭新!!其实西洸组和柿尾组在某种意义上有异曲同工之秒,就是掌控与被掌控,区别就在于西洸组是洸平一直被小西掌控着直到最后终于脱离小西魔咒了洸平才长出一口气~有种终于解放了的快感。

洸平这辈子是腹黑不了…他是真ピュア,纯到你觉得他对审查委员会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他最后的忏悔也是发自内心的。但是他对小西并不是真爱…这次他的私有太多的叹息,还动不动就摆个嫌弃脸可是他又不敢看小西的眼睛,嫌弃脸也是经常背对小西才敢做。

小西一贯高冷,但他明显投入了更多感情在洸平身上。很享受支配洸平的感觉,很喜欢看到洸平对他唯诺的样子。而且唱跑车时他笑得好甜好美!心都动了!小西几乎整场都在掌控洸平,他一直很自信的觉得这是永远无法改变的,即使当洸平唱出99年后小西依然强装镇定,他就是心可乱发型不能乱的代表

今天真是状况百出,他俩在TALK的时候也强调了四次(笑)。先是小西从长椅上起身时耳麦突然被勾掉了,他也冷静,右手不停挠后背想把挂在后面的耳塞拿到,左手还要拿尼采的书,走到洸平面前超冷静的把耳麦重新挂好,才开唱。朴桑也好配合的BGM多重复了好几个音节等小西。

洸平的报纸抽出来的时候居然已经是一坨了…(肯定是昼场私揉完撕达夫就そのまま的又塞回床下了)洸平就一直翻这个球翻了半天我笑场了…打字机依然不好使,他俩老手就很聪明的尽量不去碰坏键,顺利打完。求你们下次换个打字机吧,虽说是偷来的但这种享受打字声音的我突然被打断真的好难受!

2014年11月16日 (威篇)

今算是吓我三组全通了。一直怕看又盼着的洸平组也算是震惊而又愉快地看掉了…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上次公演爱“彼”爱得呕心沥血的“私”成了今年三组看下来让我感觉最冷的“私”…然后一旦私没了感情,洸平就成了我最看不透的一个“私”了…PS:对洸平个人感情色彩比较森,不多发表意见。

2014年11月16日 (星篇)

小西简直就是爱满溢!在计划诱拐的时候他从背后环抱住洸平还晃了两下贴在洸平耳边说你不想作一件大事么,其他组都是彼揪私的衣领而已!诱拐完从后环抱私的时候他还亲了洸平的头发!最后是笑着拽起洸平的!吃不消…洸平反而是各种嫌弃脸冷得发抖…

洸平比14号要冷多了,一次都没笑过,14号要是只嫌弃这次真是冷到骨子里…我从没想过私也可以这么冷!而且光听声音会觉得他跟去年的处理变化不大,可是表情和动作会给人一种差了10万8千里的感觉。很妙~而且今天场更妙的是完全琢磨不透洸平的私到底是在想啥,前一秒觉得要黑后1秒又收回来了

威:庭审最后的那个泪,也完全摸不着头脑……史上最谜的私……

2014年11月18日 (星篇)

洸平的妙就妙在他在声音的处理上跟去年几乎一样可是只有看了他的表情动作才能感受到他那种冷到骨子里的感觉,去年的表情动作处理完全不是这样!作为一个役者他的精进也很让人开心~要是对不同的人演出的是相同的感觉那才叫悲哀!所以我现在觉得CD里出来的效果也许反而是个温柔的私了…

2014年11月22日 (星篇)

恭喜洸平今天反攻成功!简直麻麻黑!比之前的尾上还要再黑个五成!最后的99年咬牙切齿的唱完,一点不留余地不说还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超级鄙视地看着小西!小西吓得浑身都在颤抖好么!据我不完全统计今天洸平一共翻了小西六次白眼…实在太恶狠狠了…

威:姐姐今天终于看到了个黑得骨头都没了的对彼没一点感情的洸平!不枉此生!!!爽心爽肺爽肚肠好么

其实不是小西演的不够激烈,而是他很多表情动作幅度太小坐在五排以后就看不清了…今天坐在第一排才看到小西很多面部细微表情还是挺丰富的。不过可能还是TV拍太多的影响吧,这种小表情对于舞台演出来说还是有缺陷的。

虽然今天洸平凭演技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我们自己觉得而已吧),但是洸平一开口唱歌我的心就拔凉拔凉的了…少年你唱歌又!退!步!了!!可咋整啊!这以后要是想赶上勇人的脚步,想在音乐剧界再增进一步这个长路更加漫漫了啊[泪]三个私就你唱得最烂!多亏演技还能补[泪]加油吧…

虽然一直在说洸平是六个人里唱得最差的可是也不得不承认洸平是六个人里演得最赞的!他今天的黑化不是无理由就黑了,而是在听到彼说要去放火的时候才黑。就能明显感觉到他在把这个剧往正确的三观上带。如果你不犯罪那我们还是朋友,可是你一再不听劝那也别怪我无情,就和彼方的彼不谋而合。

2014年11月23日 (星篇)

洸平版的「私」实在是出乎意料的棒!

今天洸平的私终于完成了最终形态,我所有的谜题也都解开了!洸平的私是爱着彼的私,在没有犯罪前觉得我们是朋友;发现彼的任性后决定让他吃点苦头,希望彼撞了南墙能回头;可是彼依然执迷不悟,洸平想说干脆就这样死掉算了,于是自首;但在彼在监狱里声嘶力竭唱死にたくない的时候洸平就心软了,于是改变主意拖父亲的人脉脱离了死刑。可是当他以为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时候,彼被人杀死在牢房里,洸平又后悔觉得是自己害了彼。而34年后的庭审洸平对于这以前所做的一切都觉得悔恨不已,太幼稚可笑以至于他在说到后来没想到警察来的这么快这句时候很自蔑得笑了。洸平的完全形态的私塑造的太立体,性格太复杂,对于犯罪有着19岁时候的年少不懂事想太简单和34年后的深深忏悔;对于彼有着想把他引领到正途可是无能为力,想让他吃苦头可是没想到反而害死了他的罪恶感;对于被释放的未来又有着希望一切重新开始让人生恢复平静的渴望。简直素晴らしい!洸平说以前他跟勇人一起就太执着与对彼的单方面付出不求回报,这次他觉得小西的彼让他有种守りたい的心情~今天我们彻底感受到了!!而且在这个基础上洸平还加入了对于案件本身的正确世界观,时不时提醒大家这真的是一场不能涉猎的禁忌游戏否则后悔半生!就算你再怎么爱对方,有些事情不能做就是不能做!洸平麻吉小天使!能在东京千秋看到这么完美的私,我也心满意足了!

所以不是有演技就有人气的,这次西洸组能这么场场爆满全是托了小西的福,洸平你这点要拎清;反过来也不是有人气就有演技的,小西你这点也要拎清…

西洸组的演技断层我觉得是洸平一直很焦躁的感觉为什么彼你一直听不进我说的话!虽然开始看觉得小西有改变,可是一路看下来他对私的爱的爆发点就是那几个,包括一些细节走位都很教条。洸平开始冷黑还有种奇妙的反差,可千秋场当洸平开始注入了爱给彼的时候小西还是这种教条式演技俩人就脱节的厉害了。

威:虽然洸平说他们昨天开过反省会要做些调整…但我实在不知道温柔之炎彼的那句「ほら」出口的时机要改成和其他组一样…这可是小西的彼的几个情感表现点最戳我的一个……

2014年11月24日 (星篇)

洸平在之前的TALK上有说到好想演彼,还当场唱了一段“顔に塩酸すへ?てを焼いて ”哎呦那个恐怖噢!被小西森森鄙视了…洸平还很得瑟地说下次我会去甄选彼的!勇人也无数次说过好想演私。很好!既然洸平放话了我也把话放在这里:只要你能演彼或者勇人演私我就还是全通!

说一个洸平很小的芝居。在唱死にたくない,彼说レイ你还醒着么?这里洸平事先闭着眼,就算彼问他他也不睁假装睡着,当彼开始唱了洸平才慢慢睁眼,冷静的听,可当彼唱道我好害怕我不想死的时候洸平身体会微微一颤喉咙会轻轻震动一下,把私那种本来想和彼一起判死刑但看到彼的软弱又心软表现出来了。

其他俩私就是一直睁着眼,毫无表情的听着。因为这段所有灯光都在彼身上,私那里一片黑暗,没有表情也很正常,可是洸平就会在这种即使不需要演技地方也能溶进自己对角色的理解,实在太厉害了!这点他跟勇人实在太像!

2014年12月18日 (威篇)

Thrill Me 2014 关于西洸组

先表明态度,对小西今年的彼我是不欣赏的。

但有一点也要承认,小西在公演期间还是有温度变化的。但我之所以对他成见比较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彼缺乏逻辑性和借鉴痕迹过重。

今年小西的彼与过去真的是判若两人。我算是能理解过去他把彼演得那么冰冷、面瘫。从他2012年的访问来看,之前他对剧的关注点在事件本身和彼对尼采的执著上。良知的私又带着一骨子扮猪吃老虎的S属性,所以他们这组当年的冰冷感是合适的。

但今年小西的搭档是洸平。洸平舞台的温度和基调完全不同。看过洸平舞台的看官们应该都能体会到他靠自己的声音特质和相当厉害的台词功力,唱功我们撇开不谈……还有那些细节上的肢体表现,会加重舞台空气的浓密度。我觉得洸平舞台有种中毒性,不单单是吓我。而且从14号西洸的访谈会上小西的话来看,这种中毒性不仅对观众,对共演者也有效。小西说洸平的”私“演得太真实,栩栩如生得让人觉得不舒服(気持ち悪い),当然是褒义的。我觉得就是当你的搭档演得逼真到不像在演的时候会有晕眩感吧。简单说就是,洸平的私的分量太重,存在感太强。以至于让小西的关注点从彼的自我意识上转移到了彼对私的关系上。于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小西今年想演出对私的感情和依赖。

西洸组也确实是今年三组里羁绊感最强的。是的,我只能说今年。

西洸组看了三场,16号,22号和23号东京千秋。三场的感觉还真是差别挺大的。小西从本番前各种采访就基本猜到了他会走什么方向,但洸平是未知数,而主导这个舞台的还是私,所以这组最后会出来什么化学反应看之前有点小担心。

16号是我西洸组的初见。小西的表现算是大方向猜对了,但没想到的是他演得这么直白…

怎么说呢,小西还是“演”的痕迹过重。他的彼对私基本有固定的几处感情表现。

1.放火那段,私「触って」彼「ちゃんとお願いするんだ」私「おい」之后彼的那句“ほら”,他是三个彼里唯一停顿了一下看着私再说出口的,说得那叫一个柔情似水。这个处理我超级喜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东京千秋场他们组给改成和其他组一样了……我比较不懂。

2.温柔之炎时,他从背后环抱私时会看一眼私,唱完退场时,也会看一下私。这也真是托小西天生美貌的福,只要他嘴角微微上扬,就整一张魅惑到死的脸。对于这个处理,我不太认同。“彼”怎么说都是一个极其自我中心的人,就算他内心再孤单,在放火的这个阶段,也还没有到要把私绑在自己身边这么强烈的目的性。这两个眼神真的是,太过了……

3.杀完孩子后,“超人たち”中段,彼和私一起唱“お前も超人ニーチェの原理高貴な理想を追い求めるんだ”时候,小西是唯一一个会把私紧紧搂在怀里的彼。

4.“超人たち”这段最后,彼会从后方抱着坐在前面的私,一起很激烈地唱完这歌的最后一个长音。小西这时候居然会去吻一下洸平的头发……

5.杀人计划时,彼在说“难道不想一生中做些了不起的大事么”这里,他会双手环上洸平的脖子。

6.审讯室彼对着私唱“僕と組んで”最后被私推开那里,小西会眼泛泪光,一副受伤到不行的样子。我都爱你爱成这样了,你还嫌弃我么的节奏。这个处理我也保留意见。

好了,看到这里,我就觉得小西这个彼爱私爱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然后接下来囚车里99年的告白这段戏,我就觉得自己分裂了……小西这里听私说了,私做的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想跟彼在一起罢了,即使是牢房里也好。我觉得你应该偷着乐才对吧,但小西哭了……吓得瑟瑟发抖,崩溃到不行。我也就跟着崩溃了……这,你到底是闹哪样啊……

小西今年的彼就到处是这种无法解释的逻辑断层。这一秒爱得要死,下一秒就死人脸。可能很多人都被他的彼这不同寻常的爱的表现给击中了吧……不过我真是各种看不懂。14号访谈时小西说“彼”的演绎自由度很高,而且不需要清楚地传达给观众彼对私的关系性。但我就想了,就算不用传达清楚,自由度再怎么高,至少,起码一场里,你心里的那个彼应该有前后连贯性吧。

说句谁都不爱听的话,不是演得比之前变化多了,表情帝了,有感情了,就叫进化。我真是宁愿他今年和之前演得一样,冰冷版的彼,不做什么大改变,倒还能接受。无表情有无表情的好,可以直接把包袱扔给观众,大家爱咋理解咋理解,出不了大错。

而且致命的是,小西这些细节的处理基本都是固定的,就算洸平每一场的温度都不一样,抛过来的球完全两个方向,他还是照着本子这么演,于是隔阂就更大了……吓我这个剧的精髓是在它的即兴性上啊。对小西的彼吧,看完一场还觉得不理解,看完3场就真的是浑身不舒服了。虽然彼有难以理解的特质在,但对角色的诠释太凌乱,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方式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特别是东京千秋场。小西演得太用力太过度,于是他的彼的那种断层感就更明显了。

最后99年,他那个泪流满面得……我当时就看傻了……对于这场戏,我是坚定的不能哭派。自从听勇人说过栗山先生跟他说这场戏,就算再有挫败感这里都是不能哭的,彼在这时候的败北感已经不是用眼泪能来解释的程度了,而是内心深处被挖走一块的空洞。小西这个泪我基本是无语扶墙的感觉,虽然那时候整个场子都跟着他也快哭崩溃了……

而洸平在这场演出了从未有过的高度。他终于在这场演出了对彼的从骨头里透出来的感情,于是他的私在这场完全了各种情感。一个活生生的54年的人生。分量太重了。我看完这场基本上处于10分钟内没力气说话的状态。洸平在这场达到了自己之前说过的对私像的完成。但小西是更凌乱的彼像。于是他俩这场是我看下来最惨不忍睹的一场吓我。

相比前一天22号的那场,我还觉得更棒一些。那场洸平的私黑冷到死,而小西在这场把自己温度降下来了。很多地方他处理得存心和洸平保持距离。很多对手戏,他明显站位和之前相比要远那么一丁点儿,台词处理也略硬。而洸平也很冷,眼神,语气,视线的错位,这场俩人争执的场面特别像在相互指责。所以我一看完第一反应就是这俩个是不是演之前吵架过了阿……但这场俩人的温度控制得很合,所以看完让人很舒服。

西洸组真的是托小西的福,全公演都满席。基本上每次都要谢4次以上的幕。虽然我还是比较不懂。这一组在某些戏的处理上很有自己想法,但整体上来看就是不够连贯,逻辑断层也好,搭档的抛接球也好,还真是够不上如此热烈的掌声。

还是那句话,不是有人气就有演技的,也不是有演技就有人气的。这世上脑残粉太多(包括我),演员自己得摆正位置,脑子清楚。

关于洸平,这里就不多说了,但有一点我还是想说,正因为有洸平,才有今年的小西。虽然他的彼我那么不待见。囧。

星:还是你深刻。你这沉淀了近半个月的感受果然跟我那新鲜出炉的感受有质的区别。我是素直,你是浓重~不过我觉得你写的这么“色更”还有一点点原因可能是因为出待的怨念吧哈哈~反正这次咱是要把小西饭得罪光了,嘛~反正咱已经是脑残粉了就不会有人跟脑残粉计较了对哇~

哦对其实我觉得还有一点就是,彼方今年在这剧里的成长速度是令人惊讶的。从我们16号的初观剧到最后的东京千秋,彼方在短短几天里就把彼塑造的可以说是相当的顺畅和舒服,而且每场都能看的到精进变化真的很厉害,所以小西的彼也会被比下去了。。彼方可是新人啊!所以这种三组演一个剧的对比是很可怕的。
いいね!した人  |  コメント(0)  |  リブログ(0)

AD

Ameba人気のブログ

Amebaトピックス

      ランキング

      • 総合
      • 新登場
      • 急上昇
      • トレンド

      ブログをはじめる

      たくさんの芸能人・有名人が
      書いているAmebaブログを
      無料で簡単にはじめることができます。

      公式トップブロガーへ応募

      多くの方にご紹介したいブログを
      執筆する方を「公式トップブロガー」
      として認定しております。

      芸能人・有名人ブログを開設

      Amebaブログでは、芸能人・有名人ブログを
      ご希望される著名人の方/事務所様を
      随時募集し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