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流水才是罪魁祸首

テーマ:
看个史料看得又哭又笑,心里不是个滋味。

史料是冰冷的文字,是故纸堆,是不可逆转的时间。

多希望能够亲眼看到那些人,即便因此自己的世代永远不可能降临也不希望他们变成史书上的人物。

——但那样也不会再有“我”了。

——也不可能“看到”他们了。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也依然很想“一睹风采”,渴望活在那些纷乱却异样多彩的时代。
AD

又羡慕又害怕的,是极致

テーマ:
第五赛季和第七赛季百花战队能进总决赛,差不多都可以说是张佳乐一个人的疯狂。

——五味杂陈。

可以想象第五赛季的事情是多么让张佳乐不甘心,不甘心到总冠军几乎变成心魔,将他这个人带得疯狂起来。一个人能做多少事,一个人能走多远,并不是取决于双Q或其他,而是取决于他有多坚定的意志有多精力集中在一件事上。

很羡慕这样能够全心全意做一件事,将一件事做到极致的人。

同时也很害怕。

试想将生活的中心全变成一件事,心心念念就是一件事,这种执念或许可以成就一个人,但更多时候大概是毁灭一个人,因为回不去。

现在想起那两年几乎是一个人做论坛的情况确实有这种感觉。想要把一件事做到极致,想要把精力都放在这边。可是虽然沉湎于一件事是很幸福的,但更多的是狭隘闭塞和固步自封。

极致的体验只能是偶尔的,如果长期沉浸在极致中,会真的找不到回到日常的路。

然后能怎样,只能变得疯狂。
AD

不厚道,令人反感

テーマ:
看到对阵无极战队的这一章,可算是闹明白到底对叶修没有那样脑残粉是为什么了:不厚道。


让从未经受过职业训练的逐烟霞出战,作为诱饵

让何安仅掉一层血皮即准备决胜负,产生美好的梦想

……

即使何安的态度让人不满,但有必要做到这样决绝吗?

是的,我认为这是一种人性的刻薄,只能反映出作者的偏激和狭隘。

没有德。

不识风度为何物。

这一刻我没有看到执著于胜负。

执著于胜负,是一往无前的精神,是屡败屡战的坚韧,执著于胜负不需要这样刻薄,先把人捧到高处再狠狠摔下来,未见其是让人清醒的好办法。

这一刻我只看到了一个口口声声为了胜负实则玩弄对手的人,他没有给予对手应有的尊重哪怕是对手先不尊重。

对一个弱者以牙还牙,睚眦必报,让他对强者如陶轩态度也显得滑稽可笑。

叶修,不配被称为大师。
AD

我不接受,你继续写

テーマ:

精校全职到五十七章。

单曲循环花瑟秋风。

和自己约定,不再发全职相关话题。

和自己约定,不再时刻盯着版头和在线时间。


胸口闷得难受。


再怎么单细胞中二,那也曾是一个鲜活的角色,被成为棋子被送到绝境。

还好,有人为她难过悲愤。

——可是,谁说的被留下来的才是最难过?

不经意间被吸引的看客才最神伤。


讨厌什么,不一定就会喜爱另一个什么。

喜爱什么,会自动完善着自己所爱的样貌,拒绝接受哪怕更合理更官方的其他体现。

所以为什么一定要说出来呢,有必要吗?



为什么不能在笔尖让一切停留在最美好的时候。

为什么一定要有明确细致不必要的多余的描写,去破坏掉那份感觉?



我不接受。你继续写。

——好,我也采用这个说法。

我不接受。你继续写。

——我会在校对的版本里去掉那个代号。不偷换概念,只是去掉我所讨厌的不必要的信息。

我不接受。你继续写。



听着霹雳的音乐一下把感觉全刷出来了。

却懒得动笔。


说难过,过头了。

说不在意,似乎也确实并不是很在意。

不痛快。

各种,各个世界里的不爽快。

好像每年总有那么几天会这样?

想找个人,不管不顾的大哭大笑,神经病一样唠唠叨叨喋喋不休。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并不是时刻都必须有这样的人不可。

我也不想放弃自己唯一仅剩的一点可怜的智商,去换取一个不知道会不会成为谎言的誓言。

可无法避免的,总有软弱的时候,总有想依靠别人的时候,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在你需要的时候准备好了让你去依靠。

所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伤心决绝到底就完了呗。

起身再战。

站在现实与自我世界之间

テーマ:
哭着笑着燃烧生命的爱着,感受着情感的大起大落,以不冷静不思考不筹谋不计算证明自己活着——只有在这里才可以。

现实要精明计算的太多,不得不考虑很多而逐渐变得戒备森严,变得没办法全心投入“现实”,变得在“现实”中越来越体会不到“活着”。

什么是“活着”?

人如果只剩下不断的思考和算计这是活着吗?

人和动物的区别是什么?

如果情感没有波动没有变化这是活着的人吗?

从这里,汲取到的是丰富和放大了许多的感情,真切感受到了现实中体验不到的自己的感情变化。

所以,如果这也算是非现充,那就非现充好了。

我喜欢站在这样一个“现实”与“自我世界”的分界线上,两处相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