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词竟然来自日本】

中国与日本在东汉以来即产生有记载的联系。隋唐时期交流达到高峰。整个古代,中日之间的文化交流传播可以认为是单向的,即由中国传入日本。汉语中找不到由日本传入的辞汇。

中国在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不少有识之士也开始先后主张洋务运动与西学东渐,开始学习并翻译西方语言的书籍。

...

由于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成功学习西方的技术与制度,并在甲午战争中击败中国。
在这一过程中,中国一方面自行翻译西方词语,另一方面也开始向日本学习,借鉴日本已经翻译成汉语的西语


由于日本西化较中国早,相当多西语词汇首先经日本学者翻译成汉字词汇,然后透过中日的文化交流流传到中国。由于同是建立在汉字的基础上,日制汉语和中国自己翻译的汉语词汇在经过相当时间的演变之后,逐渐进入汉语圈并成为汉语的新兴词汇,这些辞汇对现代汉语的形成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在之后的中日两国的长期文化交流中,也还有其他一些日本的翻译以及新造词语逐渐在汉语圈使用。

例如,早年孙文著作可看到“democracy”的译词为“德谟克拉西”、“virus”的译词为“微生物”、“revolution”的译词为“造反”,现在分别由“民主”“病毒”“革命”所取代。

近代时的日本书籍还基本上一大片汉字的,现在相反,常用汉字少了很多不说,而且大量采用西文直接片假名音译。


所以很多上了年纪的日本人很难听懂年轻人的对话,在日本学习的中国人反而更能和年纪大的日本人顺畅交流。所以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出日本对于和制汉语的创造热情少了许多,而相反现代中国在本土化方面做得好很多。(汉语躺堂节选)